作者内奥米·克莱因(Naomi Klein)引发了关于气候危机和行动的讨论

10月1日,周二,作家娜奥米·克莱因(Naomi Klein)在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对满座的人群说,气候危机正在燃烧。她表示,解决这一问题的社会运动也是如此。她强调了全球行动主义和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等提议。

在理查森礼堂举行的这次活动以克莱因的新书《着火了:(燃烧的)绿色新政案例》为中心,该书是《纽约时报》的畅销书。克莱恩,Gloria Steinem赋予椅子上媒体,文化和女权主义研究罗格斯大学,被Keeanga-Yamahtta泰勒加入在舞台上,非洲裔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研究助理教授的新书,“争夺利润:银行和房地产业破坏了黑色的所有权,”入围国家非小说奖2019年所是。

这次活动是人文委员会高斯批评研讨会。

Audience members listening intently

观众们聚精会神地听克莱因讲述抗击气候危机所需的投入。

正如克莱因的书名一样,当晚的主题是“火”。在她20分钟的演讲开头,她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感觉火热吗?”在结尾,作者向16岁的瑞典气候活动家Greta Thunberg致敬——“Greta是星星之火,而我们是野火”——火是一个突出的比喻。气候变化加剧了全球野火的流行和强度,克莱因认为它也可以成为社会运动的象征——一个特别有力的象征。

克莱因以一种紧迫感开始了她的演讲,许多世界上最杰出的气候科学家也反映了这种紧迫感。

她说:“未来10年我们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将决定数亿人的生活和命运。”

克莱因重申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简称ipcc) 2018年发布的报告中所概括的气候不作为的可怕后果。这份报告由来自40个国家的91位作者撰写,阐明了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迫切需要。报告的最终目标是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下。克莱因援引这份报告说,这将要求在短短12年内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5%。然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报告指出,社会的几乎每个方面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克莱因强调:“我们必须在非常、非常、非常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些前所未有的变革。”“如果我们的每一分能量都集中在我们面前的转变上,那将很难完成——这将是一个真正的史诗般的任务。”

Interior of Richarson Auditorium with audience

克莱因描述了通过“跨部门”方法解决气候危机的必要性。“我们生活在一个危机交织的时代,”她说。“我们不能说我们要拯救地球,然后我们会担心种族主义,然后我们会担心贫困。我们必须同时做这一切。我们需要抓住时机,解决建国以来最根深蒂固的结构性危机。”

她提出的改革方案的灵感不仅来自IPCC的报告,还来自最近推出的绿色新政,后者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相当多的讨论和辩论。这项由众议员亚历山德拉·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a Ocasio-Cortez)和参议员埃德·马基(Ed Markey)提出的法案旨在解决气候变化和许多社会问题,比如社会和经济不平等。与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总统1930年的新政(New Deal)一样,它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目标,这些目标将对我们的社会和经济产生深远影响。

克莱因的演讲以及随后与泰勒的问答形式,并不仅仅关注于通过采取激进的环境政策来减少碳排放这一人们热议的任务。克莱因采用了一种“跨部门”的方法——即从一个集体的、背景的角度来看待气候危机。她认为,当前的气候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反环保领导人和新自由主义政策所引发的政治意愿的失败,这些政策严重破坏了世界的资源和环境。

克莱因说,在这个“海平面上升和法西斯主义抬头”的时代,世界上的几位领导人——如唐纳德·特朗普、澳大利亚的斯科特·莫里森、印度的纳伦德拉·莫迪和巴西的贾尔·博尔索纳罗——都是“掠夺成性的纵火犯,他们在(世界的)火焰上浇上汽油”。

事实上,她把当前的世界局势描述为两场同时发生的火灾,一场是由气候变暖引起的,另一场是由这些世界领导人蓄意制定的政治和社会政策引起的。

她认为,特朗普和博尔索纳罗等政客正在煽动“失控的仇恨之火,而且还在从一个国家蔓延到另一个国家”。我不认为这两场火灾同时发生是巧合,行星火灾和政治火灾。事实上,我认为它们是在互相喂食。”

尽管克莱因描绘了悲观的前景,但她说,她没有向绝望屈服。

“还有第三团火,”她用一种充满希望的语气说,“火势很猛,这是我们的火。它是全球气候正义运动的火焰。”

她呼吁人们关注过去几周发生的大规模全球气候罢工。罢工导致700多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不作为和失败。她称这种情况在世界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她指出:“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她把希望和乐观寄托在年轻一代身上,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积极参与气候变化的辩论。例如,她指出“日出运动”(一个由年轻人组成的联盟,要求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是提高人们对气候危机认识的积极步骤。

Klein and Taylor smailing while signing books for students

活动结束后,克莱因在她的新书《着火:绿色新政的(燃烧)案例》(On Fire: the Burning)上签了名,泰勒在她2019年出版的新书《利润竞赛:银行和房地产行业如何削弱黑人所有权》(Race for Profit: How Banks and the Real Estate Industry Black Ownership)上签了名。

克莱因在结束讲话时再次强调,应对气候危机需要一种跨部门的方式,正如绿色新政所概述的那样。

“我们生活在一个危机交织的时代,”她说。“我们不能说我们要拯救地球,然后我们会担心种族主义,然后我们会担心贫困。我们必须同时做这一切。我们需要抓住时机,解决建国以来最根深蒂固的结构性危机。”

最后一次回到火的主题,克莱因向观众发出挑战。“现在是真相大白的时候了,”她说。“开火时间到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害怕火灾。我想我们应该问问自己,如果我们没有着火,为什么没有呢?火清除了碎片,为新的生长腾出了空间。”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www.princeton.edu/news/2019/10/03/author-naomi-klein-fires-discussion-climate-crisis-and-action

http://petbyus.com/14795/